從前車馬很慢,如今車馬很贊

2019-08-15 10:02:06來源:泰州日報作者:吳泓蜜

  一

  我的故鄉,是一個叫做竹泓的美麗小鎮,隸屬于水鄉興化,自古便是“有舟楫之便,無車馬之道”,周邊人們飽受交通不便、信息閉塞之苦。

  小鎮東頭有一條東西走向的水道,因為通往外地,兩頭無盡,鎮上人就叫它“大河”。從小鎮去縣城,唯一的方式就是這條水路,15公里的水路,要在船上晃上三個小時。我的童年時期,能夠跟著父母一起坐船去趟興化縣城,在我看來已經算是很了不起的大事了。我家住集鎮,到“輪船碼頭”步行十分鐘即可,而對于周邊村民,想要進趟城就得深更半夜起床趕路,他們都得坐“11”路,也就是靠兩條腿,先趕到鎮上,再得鉚足了勁擠上船。那時運輸的都是“幫船”,又叫“掛槳船”。幫船在幾十年前差不多是水鄉唯一的交通方式,有句老話是一直流傳下來:水幫船,船幫水。搭了橋板,便往艙里走,在船頭看艙是極低的,大人彎著身進艙,小孩通常是被大人抱著過那個夾艙的,跨過夾艙,進了里面的大艙,便顯得開闊許多了,大艙一般會放上五六條長板凳,我便常常鉆到船邊上,把頭和手伸出小窗外,看著水和往后跑的樹和岸。船后面的露天棚是拿槳舵人坐的,只是人多的時候,往往后面大棚下也站得滿滿的。

  水鄉的船,現在很少見了,若想感受當年靠櫓搖的木船那種詩意,只有到一些旅游景點才能一睹一坐了。兒時的回憶里總有一些是畫面的,幫船就是一幅,那突突的掛槳聲是怎么也忘不了的。

  二

  我的父輩一代對自行車的感情是無法用語言形容的,自行車記載了一個家庭太多的故事,永久、鳳凰是他們至今不能忘卻的牌子。在需要專門的供應票才可以購買的年代,添置一輛自行車的榮耀感更甚于如今購買一輛寶馬、奔馳。我舅舅,早兩年離開小鎮去興化城區做百貨五金的批發生意,算是改革開放后第一批富起來的那一撥人。我十歲生日那天,舅舅很大手筆地送了我一輛鳳凰牌自行車作生日禮物,猶記得家中院子里,我雙手握著車把手,高高昂起下巴那得意揚揚拍照留念的嘚瑟模樣。

  再慢慢地,身邊漸漸出現了“大家伙”——摩托車。孩提時代的我們見到這樣的鐵家伙,總覺十分神奇。那時在小鎮能買得起摩托車的人,也就是萬元戶了,主人也是極其自豪的,因為人們最是羨慕那從路邊、田埂上呼嘯而過的一瞬。

  三

  時光再向前走,到了小鎮去往縣城通汽車的這一天。年前趕集的熱鬧時分,半小時一班的汽車,車里擠得滿滿當當。主婦們,大包小包,吃的用的,一家老小過年的新物件,滿載而歸;年輕人們,三個一群,五個一伙,相約早起去城里逛個街,購個物,吃個飯,玩個盡興再乘車回家。

  2001年,我考入大學,水鄉已進入村村通公路的時代,私家車也逐漸進入尋常百姓家。小鎮前往各地都變得異常方便快捷,我可以在期末考的下午就搭上直接回家的車,晚上就能享受到在外一直想念的奶奶做的美食。

  去年年初,外省的大學同學合家自駕過來旅游,想著帶同學去興化看看“千垛菜花”這別處看不到的水鄉一景,這才深刻體會到現在的公路建設發展到何種程度。“野塘山路盡春光,菜花楊柳淺深黃。”這是宋代詩人高翥筆下的春日菜花。不過如今,您若是再來世界上最美的油菜花海,再也不用行走野塘山路,就可一路暢行,盡享繁花似錦。

  四

  2012年國慶節前夕,分居在揚、泰兩個城市的大伯、二伯、小姑和我們四家十幾口人,計劃了一次北京之旅。同一列火車,泰州始發、途徑揚州,吃喝聊天睡一覺就到達了首都。因祖國的核工業事業而遠離故土、在北京定居幾十年的三爺爺看到多年未見的晚輩們,笑得合不攏嘴。

  2014年,先生在一個周末打著“飛的”去深圳參加同學婚禮。2017年五一,我們帶著孩子從揚泰機場前去廈門參加先生畢業十周年聚會。坐飛機,30多年前對于絕大部分中國人還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夢想。現如今,機場的候機大廳永遠一派繁忙景象。來一場“說走就走”的旅行不再是夢想,身邊有朋友甚至周末往返韓國就只為了吃頓正宗的燒烤料理,體驗下尊貴的美容VIP服務。

  “管中窺豹,略見一斑”。我,慶幸趕上了輝煌的時代,見證了崢嶸歲月里時代的變遷與社會的興盛。

乐游棋牌斗牛技巧
二手 abb 机械臂 赚钱 荒野大镖客2赚钱 威海滴滴赚钱吗 棋牌游戏免封号技巧 盖浇饭外卖赚钱吗 免费国产一级av 片 极速快3是真的假的 黑丝袜美女黄色片 领上道赚钱不限速 四川巴蜀麻将官方下载安装 逆水寒生活技能哪个最赚钱 血战到底麻将怎么玩 兼职翻译哪种语言赚钱 比特币交易平台 源码 考大学赚钱 电商拍单赚钱